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学习文档 > 正文阅读

世人皆知李奇微举国同悲姚庆祥彭总致信李奇微一针见血

发表日期:2022-06-19 10:03  作者:admin  浏览:

  为了打破在“停火线”上的僵局,双方商定设置专门委员会召开小组圆桌会议,用乔埃的话说就是:“在轻松的气氛中进行自由地讨论,不面对面地坐在桌子两边,而是围着桌子交谈,这或许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头绪吧。”

  小组会由双方各出两人参加。中朝方是李相朝和解方两将军,美韩方是霍治、勃克二少将。

  这种会议形式比大会更灵活、随便一些,不必担心失言,可以自由争论。达成协议,再提交大会审批。因而,小组会上的气氛缓和得多了,但也因此闹过笑线次小组开会时,双方都带来了具体方案。根据以往的经验,谁先提方案反而容易处于下风。于是,大家都不愿率先暴露自己的意图。怎么办?霍治竟拍拍脑瓜,提出这样一个“公正的建议”:“我们可以用抛硬币赌正反面,就像踢足球谁先开球一样,由输的一方先提方案。”说着还一本正经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请解、李二位将军选择,要正面?要背面?”

  朝中代表相互看看,不禁哑然失笑:亏他想得出,军国大事竟如此儿戏,美国人派来的是些什么代表啊!解方开口指出:“用抛钱来决定这样重要的问题,太不慎重了。我方可以先提自己的方案。”

  接着,我方为顾全大局,提出了稍加修改的“分界线”案,表达了可以将现战线加进去考虑的意向。因为朝中代表团经过反复研究,从实现早日停火、使多灾多难的朝鲜人民过上和平幸福的生活出发,希望尽力打破“僵局”。经过计算对比,认为在以实际接触线和“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上,无伤大局,准备以新的立场与对方讨论。

  8月19日清晨,朝中方面的军事警察九人,在志愿军排长姚庆祥的带领下,沿板门店由西向东巡逻。

  这里是双方划定的中立区,表面上没有战火、硝烟,宁静安全、鸟语花香,一派和平景象,可暗地里却隐藏着不甘心失败的豺狼,泛着绿光的眼睛闪闪烁烁……当姚排长等人走到一个叫松谷里的村庄附近时,突然遭到了埋伏在这里的美李匪军的袭击,“嗒嗒嗒……”的枪声震荡着平静的山谷。姚庆祥和战士王仁元被击成重伤,倒在血泊里。凶恶的敌人并未就此罢手,冲上来抢走了姚庆祥排长的手枪、手表、钢笔和日记本,然后朝他前额又连发两枪,使他当场惨死。

  这天正是星期天,按照计划“和谈”会议照常举行。因为战场上天天在流血,早一天谈成早一天停战。当姚庆祥在非军事区被对方枪杀的消息传来后,朝中方谈判代表十分震惊,立即要求现场调查,上午10时,双方联络官以及新闻记者代表赶赴出事地点。

  血迹斑斑,铁证如山,姚排长的尸体还在原地躺着,负伤的战士们悲愤地控诉着。“联合国军”的联络官哑口无言,朝中代表当即提出强烈抗议,并等待对方对此作出答复。

  当天下午,谈判会议一结束,李相朝和解方于七表就赶到烈士遗体停放处致哀。望着姚庆祥血肉模糊的面孔,他们低头肃立3分钟,心中充满了悲愤。李相朝对在场的志愿军战士说:“姚庆祥烈士是为保卫和平谈判而牺牲,他永远活在我们朝鲜人民的心中。”

  次日,朝中代表团准备举行追悼大会,深切悼念为世界和平献身的姚庆祥烈士,愤怒声讨美、李匪帮枪杀和平战士的卑劣罪行。灵堂设在开城南门高丽小学的教室里,两侧悬挂着两条大幅挽联:“为保障对方安全,反遭毒手;向敌人讨还血债,以慰英灵”。

  开会前夕,负责停战谈判领导工作的李克农亲临灵堂检查。他看着正中墙上的烈士遗像、满屋的花圈、挽联,对身边的乔冠华说:“这么多悼念之词,我觉得还有点不足,难以表达人们的愤慨之情。老乔,还是你再写两句吧,要有劲,要醒目。”

  “嗯。”乔冠华不愧有曹子建的七步之才,答应一声,紧锁眉头沉吟片刻,朗声念出一副名闻遐迩的挽联:

  与此同时,在8月20日的小组会议上,李相朝正式提出:“为了参加警卫排长的葬礼,建议下午休会。并且为了祈祷停战谈判第一个牺牲者冥福,希望霍治、勃克两位代表参加。”

  “这个……”两位美国将军十分尴尬,尽管他们不承认己方所为,但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一时还想不出不讲情面加以拒绝的理由。一阵窃窃私语之后,他们担心如果出席被拍下照片,就有认账的嫌疑,便以“我们需要回去汇报”为由,匆匆乘上直升飞机溜之乎也。

  沉痛悲壮的哀乐声按时响起,姚庆祥烈士追悼会开始了。灵堂里被中朝代表团、各界人士和各国的新闻记者挤得满满的。对方代表团有几位工作人员也来了,却只站在门口。

  追悼会上,开城中立区军事警察部队、志愿军第47军139师政委袁福生报告了姚排长遇难经过和烈士生平事迹,闻者无不动容。随后,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朝鲜停战谈判代表邓华将军站在烈士遗体旁,满腔悲愤地发言:“姚庆祥同志为了执行中立区的警卫公务,为争取实现朝鲜停战而牺牲了,他虽死犹荣。他的生命虽短暂,但是业绩炳千秋。我作为一个停战谈判的代表,我发誓,坚决秉承我的战友遗志而奋斗,如果我们不能经过谈判争得和平,那我们就必须用反侵略的斗争来赢得和平,以安慰烈士的英灵。”

  然而,美韩方却在铁的事实面前,百般抵赖,拒不认账,其首席代表乔埃声称:“进行攻击的可能是和南朝鲜军队关系密切的游击队,是和联合国军没有关系的一些人干的。我们不能对游击队的活动和有关治安问题负责。”

  1951年8月22日夜晚,皎洁的月亮在云层里钻进钻出、时隐时现。朝中谈判代表团工作人员在开城驻地看完电影《阴谋》后,除了准备第二天会谈资料的同志,都正要入睡,刚刚看到的“阴谋”却从天而降了。22点20分,一架美军飞机突然侵入中立区盘旋俯冲、投弹扫射。爆炸迭起,火光熊熊。

  敌机飞走后,愤怒至极但不失冷静的李克农决定保护现场,并马上通知对方。很快,一条电讯飞到坟山的帐篷村:“22时20分联合国军轰炸了谈判会场,要求立即进行调查。”

  一语惊四座,世人皆拭目。美韩方不敢怠慢,联络官肯尼、穆莱二上校连同两名翻译急忙驱车出发,于次日1时45分来到开城。朝中方面的联络官张春山上校以及新闻记者若干人正等候在那里。见面之后,没有丝毫寒暄,张春山单刀直入:

  “请谈得详细些,炸弹是复数还是单数?”肯尼一出言就带着挑刺、袒护的情绪。

  “哼!在攻击之前我们没有接到通知,因此不知道架数。”见对方毫无诚意,张春山嘲讽道:“假如事前通知进行监视就会知道了,只是因为急了一点光是吃惊了。”

  “去调查就会清楚的。”说着,张春山把一块炸弹片递给肯尼:“这是在补给车辆的槽子里发现的。”

  他们边谈边走,在黑暗的风雨之中开始了调查。几支手电筒、几盏汽灯闪闪烁烁……在距美韩代表团谈判中间休息处约一百米的地方,躺着一个好像是油箱似的金属块,在另一处,有个直径约75厘米,深约25厘米的炸弹坑。接着,他们又共同调查了落在中朝代表团宿舍附近的弹痕。这里有4个弹坑和一块25平方厘米左右的硬铝碎片,其中一个弹坑中还翘着一个火箭弹的尾翼……

  本来这些很说明问题了,然而肯尼上校却视而不见,反诬对方制造假象,装作难以忍耐的样子开口了:“我对这种愚蠢无聊的事件实在是无法忍受了。”

  “不是没有任何像炸弹的东西吗?如果有人看见了炸弹的话,应该是一眼就很清楚的……”

  “假如贵官是作为一个军人,是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人的话,你是不能否定所看到的这些东西的。我奉首席代表的指示,首先口头提出最严重的抗议。我通告贵方:我们拒绝参加预定在明天举行的正式谈判,并保留进一步提出抗议的权利。”

  大概这是美韩方始料不及的——并不想承担破坏谈判的责任,狐狸尾巴被对方抓住了,肯尼一行怀着暗淡的心情踏上了归途。

  8月23日,中朝方面正式以金日成和彭德怀两将军的名义,发出了致李奇微的抗议信:

  牺牲在你方武装人员的非法谋杀下的我方英勇战士姚庆祥排长的血迹未干,你方飞机竟又于8月22日夜非法侵入开城中立区会场区上空,以我方代表团住所为目标,施行轰炸和扫射。我方代表团虽愤慨填膺,但为使事件之真相大白于天下,并解除你方将事件之起因归咎于偶然性之一切借口,仍于是夜通知你方派员进行调查。你方派来的联络官目睹你方飞机所投炸弹的弹坑,碎片及其为数小时前投掷的各种证据,亦只能哑口无一言。其实纵使无你方联络官的共同调查,我们听持有的人证、物证业已充分证明你方无可抵赖的挑衅行为。

  你们之所以敢于这样肆无忌惮地挑衅,就是因为你们错误地把我们争取和平的耐心当作一种示弱。你们以为无论如何我们是不会在这类问题上愿意使谈判破裂的,因此你们不惜初而射击板门店,再而谋杀我军事警察。最后甚至想谋杀我方的代表团。我们要告诉你:这种想法错了。诚然,我们的态度从来就是为谋取和平停战而持以极大忍耐的,但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而且我们更深知单是我们片面要求和平,和平总是不可行的。

  你们在会外既如此肆无忌惮地进行挑衅,在会内又一贯坚持你们把军事分界线推进到我才阵地之内的狂妄主张,以拖延谈判的进行,因而你方对于停战谈判的诚意如何,实以昭然若揭。我们是希望你我双方的停战谈判能够顺利进行,并获得双方都能接受的公平合理协议的,但你方于谋杀我方军事警察之后,竟又以我才代表团为目标施行有目的的谋杀轰炸。这样的希望如何能够实现呢?因此我方代表团不能不从8月23日起宣告停会,以等待你对于你方这一严重挑衅事件作负责的处理。

  这封信可以说慷慨激昂,义正词严,一针见血地揭露了美、韩的险恶用心。然而,李奇微在其主子杜鲁门总统的支持下,有恃无恐,于八月二十五日复信,竟索性把过去犯下的所有罪行一笔勾销:

  这个最近添制的所谓联合国军方面造成的事件,是如此虚假透项,如此荒谬绝伦,显然是为了你方自己值得怀疑的目的而制造的,其本身没有答复的价值。与你方所列举的联合国军蓄意破坏开城中立区其他事件一样,如果不是你方为了宣传需要而制造出来的话,也已证明这是与我控制下的任何部队或机构没有一丝一毫关系的非正规集团(反对谈判的南朝鲜过激分子)的行动。……假如你方不希望谈判中断,有意继续进行谈判的话,我准备立即指令代表们重新开始进行谈判。